首页 体育资讯 故事会 汽车资讯 新能源 大数据 五金资讯 戏剧歌舞 农业信息 家电资讯 科技资讯 读书心得 校园资讯 房产资讯 医药资讯 健康资讯 娱乐资讯
您当前的位置 :故事会 >  正文
鬼话闲聊之近水含烟魔气
http://ychendi.com.cn2020-11-20

莫含烟心里喜滋滋,一时得意就忘了场合。

“哗啦”她从水里钻出,拾起石凳上的衣裳就往身上套,衣裳大小合身,如同量身订做。待穿至一半,感觉背后火辣辣的,适才想起,某人自始自终似乎并没离开。

“你……”

莫含烟回首,与早已石化的天迦黎对个正着。

某人两眼滴溜溜,一副比她还要吃惊的,不过这样一副美女出浴图,让他不喷鼻血才怪。

天迦黎迅即转过身,一副满不在意的。

她赶忙拿衣服将自己裹个严实。

天迦黎勾嘴轻笑:“你也不用太紧张!该看的不该看的,早就看过了!”

莫含烟一脸惊愕,突然间,她好想大哭一场。

啊,她的清白!天迦黎,你还能再无耻点么!

莫含烟咬牙切齿,然而又能奈何,一副如丧考妣的,将衣服穿戴整齐,无精打采地就往外走。天迦黎忙将她唤住:“去哪?”

经过这次事件,莫含烟觉得自己在他面前已是赤露露的,这会连看他的勇气都无了,机械式地道:“弟子想去看看忘尤神医!”

天迦黎想想。

那忘尤虽性子散漫,但为人仗义,一身医术又好,若真这么睡死过去,倒是神界的一大损失。

“本座随你同去!”

莫含烟没想到他居然要跟去。

两人一前一后出了浴池。

莫含烟这会才知,自己已被天迦黎带回了神君府,这浴池就设在天迦黎的寝宫内。当两人从寝宫出来,神君府的下人个个大吃一惊,继而又眉开眼笑,私下低语起。

看来神君府就快有女主人了!

哪知天迦黎随即抛来一眼,那些下人赶紧敛住笑意,乖乖散开,去各忙各的。

换回女装的莫含烟姿色卓绝,就是那龙轻灵也被她比下去,眉心处那颗独一无二的朱砂,越发衬得她出尘之貌。

那颗朱砂,不由让人想起天迦黎的前任未婚妻云水洛,立即有人私下议论。

不经意间话传到了莫含烟耳中,心里不知是做何滋味?

她不知云水洛与谁,也不想知道云水洛的事,可心底的那个声音再次侵扰她。

“你就是云水洛啊!哈哈!”

“不,我不是!”莫含烟头痛地脱口而出。

突然间的情绪变动,让身旁的天迦黎一怔,隐约感觉她气息有变。

那气息邪气的很,很像是魔气,不由扼住她的一只手腕。

莫含烟见有人侵身,反射性地挥出一掌。

天迦黎将她那只挥来的手掌包裹在自己的掌心,柔弱无骨,让他爱不释手。他并没觉这样攥着她有什么不妥,也就自然的攥住不放。

莫含烟见旁人都在看自己,赶忙将手抽回。

“师父这是?”

“你体内有东西!”天迦黎直言。

见她并没有感到吃惊,料到她早就知晓,却没有即时将那东西除去,不免生气。

“什么时候的事?”

“就在十天前!”

“噢!”天迦黎松了口气。

这心魔看似刚刚苏醒,目前还很虚弱,只要她不特意感应刺激她,暂时还能控制的住。

不过看情况,这丫头也不笨,只是刚才为何会突然生怒。

那个云水洛是谁?

别以为他耳朵不好使,其实那些话他也听得很清楚。

天迦黎敛眉。

看来自己忘记的事情还真不少,得想法子记起才是。

不知不觉两人来到忘尤的府邸。

忘尤果然还没睡醒,此时正横在榻上,左右两旁各有一位童子守着。

那两个童子见到天迦黎,纷纷朝天迦黎作揖招呼。

天迦黎望着睡得正酣畅的忘尤,冲那两个童子道:“去把你家主子的银针取来!”

那两个童子闻之一怔,不知这位神君拿银针要对自家主子做什么?

莫含烟料想他是准备给忘尤点穴醒酒,忙说:“自然是给你家主子醒酒!”

那两个童子这才笑脸盈盈地取来了银针。

不过他们取得都是又细又小的。

天迦黎瞧瞧这个,望望那个,似乎都不满意,“还有更大更粗点的么?”

那两个童子面面相觑。

这位神君殿下,该不是想趁着自家主子醉酒来公报私的仇吧!

“还愣着做什么!不知道这只臭狐狸皮糙肉厚么,岂是一般银针能扎得进的!”

那两个童子真是哭笑不得。

自家的主子除了头发白点,模样骚包了点,其余可是无可挑剔的大帅锅一枚,怎就皮糙肉厚呢!要知道九尾狐一族就他这么一只稀有的蓝狐。

不过这位神君既然开了尊口,那两个童子不得不照办,转身搬来几根手指粗的,把一旁的莫含烟都吓一跳。

“这针是扎人的么!弟子怎么感觉比织衣服的针棒还要粗!”莫含烟担忧的道。

天迦黎轻笑,白袖一挥,榻上的忘尤已呈狗趴似。

天迦黎一手捏针,一手提起他左手,往他食指上扎了道血口,倾刻间有紫红的血水流了出来,那血里带着酒香。

莫含烟松了口气。

又见天迦黎在忘尤另一只手上也扎了一针,不过不是扎得食指,而是扎得手腕……

那两只手指上的血水流了一会颜色渐渐变淡,继而流出清澈的水,顿时酒香四溢,不用想,流出的全是酒。

约摸一盏茶功夫,榻上的忘尤眼皮动了动。

见自己呈大字反趴在榻,俊眉敛紧,再望望榻边的两人,一人惊喜,一人得意,却都这么表情怪异地望着自己。

脑门一蒙。

切!怎么睡一觉,像脑子傻了似的!哎哟,这手怎会这么疼!

定睛一瞧,见自己两只手上,分别插着几根手指粗的银针,两眼一黑,晕了过去。

“他怎么又晕过去了!”莫含烟道。

天迦黎没好气地笑笑:“没想到堂堂神医居然怕疼!”

莫含烟“噢”地应起,随之捂嘴偷笑。

忘尤一脸悲催相。

他这毛病居然被天迦黎识破,看来是平日扎别人扎多了,不觉心疼,今日轮到自己,才知居然是这么的疼。

“别装,还死不了!醒了就给本座爬起来!”

天迦黎说时将忘尤指上的银针拔下,立马传来杀猪声。

忘尤瞧着自己纤白细嫩的手指,被扎了几个血窟窿,直瞪着天迦黎,那模样有似要找天迦黎拼命。可是他也只敢想想,不敢与他真动手。

片刻后,忘尤自顾自地开始敷药。


25岁去英国研究生 https://www.liuxue.com/lxnews/03071809/
相关报道
鬼话闲聊之近水含烟魔气
复仇女鬼
小熊家的烟囱
小气父亲的“天价木头”
厉鬼妈妈
石狮子流泪【民间故事】
新裤子
你相信世界上有鬼吗?
山羊与牧羊人
当爱已成庸脂俗粉
 
 
 热门新闻
· 鬼话闲聊之近水含烟魔气
· 山羊与牧羊人
· 看你能往哪里逃
· 人事匆匆,学会清空
· 不至于羞涩
· 薛谭学唱歌
· 小鸟和小蚂蚁
· 猫眼大过馒头等二则
· 两万特种兵山中挖出核工厂
· 寺庙里的诡异见闻
 推荐
· 小气父亲的“天价木头”
· 石狮子流泪【民间故事】
· 新裤子
· 当爱已成庸脂俗粉
· 真假运气
· 听外婆说她年轻时候的故事(上)
· 卡耐基认错——职场需要自制力
· 冰尘
· 下毒的人
· 阴阳路之讨债儿子
依柏E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