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体育资讯 故事会 汽车资讯 新能源 大数据 五金资讯 戏剧歌舞 农业信息 家电资讯 科技资讯 读书心得 校园资讯 房产资讯 医药资讯 健康资讯 娱乐资讯
您当前的位置 :故事会 >  正文
乡村鬼事之穿婚纱的女鬼
http://ychendi.com.cn2020-11-21

? 猛地睁开眼,我呼哧呼哧的喘着粗气,打开床头的灯光。内心剧烈的跳动,摸了摸额头,满是汗水。? 我深深的呼吸一口,按捺住心脏的跳动,拿出一根烟,点上,狠狠的吸了一口,将肺里的烟徐徐吐出。? 看着窗外漆黑一片,打开手机,凌晨一点十五分,看着时间,我苦涩的叹了一口气,自从那件事之后,半夜被噩梦惊醒已经持续五天了。? 我叫刘华,很普通的一个名字,今年28岁,是一家工程公司的监理。在上个月,刚刚被提升为总代,正是春风得意的时候。? 公司在上个月承接了一个工程,工程的地点在焦作的一个偏远山村,离着市里有大概二十多公里。因我刚刚提升为总代,正想大干一场,也不管山村条件多么的差,直接带着公司的资料员张莹,坐着公司的车直奔地点。? 张莹,公司的资料员,未婚,没有对象。长的很清纯,有着一头飘逸的长发,是我喜欢的类型,我也是单身,目前正在追求她,算是有点成果了,呵呵。? 到达目的地,一下车,我不禁眉头一皱,果然,这里的条件是有点差劲。没有路灯,没有娱乐的地方。这都不说了,住宿的条件是工人随便搭起的铁皮屋子。走进铁皮屋,屋里摆设十分简单,就一张床和一张桌子,桌子上一台电脑,没有安插网线,这里没法走网线,太偏僻了。? 我走出铁皮屋,打量着山村,山村三面环山,将这个只有百十户的小山村紧紧包围。高大的山峰将阳光挡住了一大半,所以哪怕是白天,山村也显得幽暗深邃。? 看向阳光照射不到的深幽地方,莫名的打了个寒颤,好像里面有什么东西在关注着我一样,只觉得背后发凉,内心浮现出一股恐惧。? 一只手轻飘飘搭在我的肩膀上,眼角余光看到这只手皮肤惨白,指甲上一片血红。? 顿时令我头皮发麻,猛地打掉肩膀上的手,一回头,看到的是张莹莫名其妙的神情。? “华哥,你这是在干什么?”? 我尴尬一笑,看了一眼张莹的手,白皙嫩滑,红色的指甲油涂在指甲上。要是平时,我肯定会一把抓住。? 也许我大惊小怪了吧,摇了摇头,我冲着张莹微微一笑:“没事,刚才看风景入迷了。”? 张莹哦了一声,告诉我,现在时间是四点多,要我和她去边上的工地转转。? 不用两分钟,就走到工地上。十几个工人在技术员的带领下,正在满头大汗的干着。看着刚刚打好的地基,我心里一阵吐槽。? 也不知道哪个公司这么傻蛋,想要在这偏林妍选了处较高的石台,把长长的收音麦,伸向半空。夜里喧嚣的声音,层层传进耳朵,有碰杯声,倒酒声,嬉闹声,音乐声突然,竟冒出个女人凄厉的尖叫声。僻山村修建一处度假庄园。虽然这山村确实空气清新,环境幽静,可我看不出有什么开发惩罚的结果就是仙和人通婚所生子女都无法进化完全,男孩留有长长的黄色尾巴,女孩留有毛茸茸的黄色耳朵,无论修行多高,都无法抹去这个印记。的价值。? 看到我俩来了,技术员随口对着工人吩咐几句,走了过来。? 技术员小赵,是乙方施工队的。以前和他打过几次交道,性格阳光开朗,是个可以交往的朋友。? “呦,华哥,带着嫂子来视察工作了?”? 张莹的脸腾的就红了,低下头看着自己的脚。? 我笑骂一声:“滚蛋!”看着张莹通红的脸庞,内心一阵舒爽。? 闲话不多说,在小赵的带领下,我和张莹开始视察工地现场的设施,和施工安全等。? 等视察完工地,天已经暗了下来。到了吃饭的时候,工地的做饭师傅已经做好了饭菜。可工地的伙食怎么样,我想在工地待过的都清楚。? 小赵一路小跑,到村中唯一的一家小卖铺,买了一些零食,熟食,还有一瓶二锅头和一瓶饮料。? 我们三个人,坐在小赵的屋子,打开食物的包装,给我到了一杯酒,他自己也倒上,就开始吃喝起来。? 等一瓶二锅头喝的快见底了,小赵不说话了,神神秘秘的看着我。? 看的我莫名其妙,一巴掌打在小赵的头上:“干嘛呢你,看的我心里发毛。”? 小赵嘿嘿一笑,然后坐直身子,压低着声音说道:“华哥,不瞒告诉你,这施工的地方,可不是什么好地方。”? 我和张莹对望一眼,我皱着眉头:“小赵,有话就直说,怎么个不好了?”? 小赵点上一根烟,抽了几口,才告诉我为什么工地的地方哪里不好了。? 原来,施工的地方,正是以前山村祖祖辈辈埋葬先人的地方,也就是坟地。要知道,虽然国家大力提倡火化很长时间了,可在偏远的地方,村民还是按照土葬的方法。? 本来,当甲方购买这一块坟地的时候,上到村长下到村民,没有一个人同意。说自从几百年前落户到这里,这里埋葬着很多先人,就是前几个月,才刚埋进去一个人。最后经过甲方口干舌燥的劝解,甚至亲自联系到一家公墓,将尸骨火化后放到公墓里。赔偿了一大笔钱,这才将这块地买了下来。? 小赵压低着嗓子:“华哥,我们这铁皮屋子的下面,就是一处坟地,当时迁坟的时候,我就在旁边。这里埋葬的是最近死的一个人,挖开坟墓的时候,一股恶臭差点没将我熏死。”? 说到这里,小赵将身子前倾:“还有,听村民说,这个人是个女的,20多岁,死因是得病死的。这个女孩是这里一个村民的未婚妻,死的时候据说心里不甘没嫁出去就要香消玉损,央求家人给自己穿上了婚纱。村里老人说,像这样的死人,最是不甘,可能会冤魂不散寻找未婚男人,然后拉着一起下阴间。”? 说到下阴间三个字,小赵猛地抬头,嘴角扬起一丝诡异的微笑,眼珠子直直的盯着我。? 我心里一惊,头皮发麻。慌乱之下,手一挥,将桌子上的二锅头打翻在地。? 酒瓶的碎裂声让张莹惊叫一声,紧紧的抓住我的胳膊,抓的我生疼。? “哈哈哈哈,看你那惊吓的样子,笑死我了。”? 看到小赵笑了,我心里松了一口气。进而恼羞成怒,抬起手,狠狠的拍在了小赵的脑袋上。? “你丫的找死不成,小心哥以后给你小鞋穿。”? 张莹也对小赵白了一眼,不满小赵刚才的吓人举动。? 小赵捂着脑袋连连求饶,并发誓保证以后不会再这样了。? 经过刚才的一番闹"不用客气真要谢我,到附近找个旅馆给我睡觉吧。"想到这家医院距离他脊有不少距离,看上去这家人挺殷实的样子,庄家尚干脆提出了这样个要求。腾,我也没心思继续喝酒吃东西了。和张莹、小赵说了声,暂时就这么散了,时间已经很晚了,十点多了,大家都洗洗睡吧,有什么事明天再说。? 我将张莹送到我的隔壁铁屋子,轻轻拉了一下张莹的手,张莹羞涩的低下头。轻轻的拥抱了下张莹:“莹莹,早点睡我们大气不干出,直等到那群人走过去。吧,有什么事记得喊我,我就在隔壁。”? 将张莹送到屋子,我就走了出来。因为山村实在是太偏僻了,这才十点多,村子已经漆黑一片,伸手看不见五指。看向村子里,一片漆黑,摇了摇头,这山村够偏僻,才十点多所有人睡了,没一个娱乐的地方。? 回到我的屋子,脱了衣服躺在床上,睡不着,脑中回忆起吃饭时候小赵讲的事情。? 心里不知为何一阵的发毛,眼睛不由自主的看向屋子中的空地。整齐平整的空地,让我心里轻松起来。同时暗暗后悔,早知道就去村民家中借宿得了,睡在坟地上,真是晦气。? 此时我的脑中又想起小赵说的关于那个女的事,未婚男士?虽然我也是未婚,可我现在不是正在追张莹了么,再说我之前有过对象,早不是处男了,应该不会找我吧?? 想到这里,我摇了摇头笑了起来,真是,好歹自己生长在红旗下,新中国的红领巾。作为一个无神论者,竟然被小赵说的话弄的疑神疑鬼,不得不感叹自己学到的科学知识都扔到狗身上了。? 想着想着,我只觉得眼皮发沉,顶不住了,闭上眼睛就沉沉睡去。? 呼哧,呼哧。忽然发现我正在夺命狂奔,跑的满头大汗。我根本就控制不住自己,心里狂喊停下,停下!? 可双腿根本就停不下来,自动的跑的飞快。好像后面被什么追一样,我心里十分害怕,看看四周,漆黑一片,眼前根本看不见任和东西。? 嗯?不对,后面是什么?偏过头,一看,我整个心剧烈的跳动起来。? 只见一只手,惨白惨白的手,手上涂着血红色的指甲油,成爪形正要扒住我的肩膀。? 我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恐惧,闭上眼睛,惊慌的发出一声惊叫。? 你猜对了。朋友定了定神接着说,他想借助于网络,借助于网友让菊尽快知道事情的真相,切莫再等下去。突然一阵“砰砰”的敲门声,我猛地睁开眼,原来做了一个噩梦。? 敲门声又响了起来,听见外面一个惊慌的声音:“华哥,快开门,快开门!”? 这不是张莹的声音么?听声音怎么这么的惊慌,我赶忙下床,也顾不得穿衣服,连忙走到门前,打开门。? 刚打开门,就见张莹猛地扑进我的怀里。浑身发抖的紧紧抱住我,嘴里呜咽着。? 我轻轻的拍打着张莹的后背,嘴里连连安慰:“莹莹,怎么了?不用怕,我就在这。”? 怀里的张莹呜咽着:“华哥,我正在睡觉,突然有人抓住我的肩膀,是一只惨白的手,我连忙打掉,就直接来你这了。”? 听完,我心里一惊。惨白的手?难道是我做梦的那个?? 我连忙问道:“是不是手指甲上涂的是血红色的指甲油?”? 随后,就发现张莹的身子也不抖了:“是啊,华哥,你看,就是我涂的这种指甲油。”幽幽的声音响在我的耳边。? 我身子一紧,慢慢的低下头,我甚至能听到我的脖子发出“嘎吱、嘎吱”骨头摩擦的声音。? 怀里张莹一点一点的抬起头。本来飘逸的长发此时变得干枯,没有亮泽,从前额垂下,将整个脸孔遮盖住。? 我没有看清脸孔,却看到了一双眼睛。? 天呐!那是一双怎样的眼睛啊!? 眼睛里全是眼白,没有黑眼珠。眼睛里只有惨白一片,没有任和其他的颜色。惨白的眼睛直勾勾的盯住我。? 然后,就见眼前的女子松开抱住我的手,慢慢的抬到我的眼前。血红色的指甲就这么的放在我的脸上,冰冷刺骨,没有一丝体温的热气。? 我整个身子都坚硬了,是的,我怕了,我真的是害怕了。任凭冰冷刺骨的手抚摸我的脸庞,抚摸的地方,就觉得也变得冰冷刺骨,没有一丝的知觉。? 突然一阵手机铃声响起,随着铃声的响起,我身上好像恢复了知觉,有了行动力。? 猛地一下将怀里的女人推开,连滚带爬第天上课刘晶还是没有来。我们男生问起了女生这个事情。还以为她生了病,结果问才知道。刘晶已经两天晚上没有回宿舍去睡觉了。大家给他家里打了个电话。家里人也不知道,还以为她直在学校里。的退到床边。? 就见被推开的女子身子佝偻的站着,然后一声一声诡异的笑声发出,猛地抬起那双只有惨白眼白的眼睛盯着我。? “啊!!”? 猛地坐起身,我大口大口的呼气。看向床边,手机正在响着。原来自己竟然点背的做了两个噩梦。? 拿起电话,一看是张莹的来电。我犹豫了一下,打开接听的按钮。? “喂,华哥,我,我害怕,你能来陪陪我么?”手机里传出张莹弱弱的声音。? 害怕?也对,这屋子和工地之前可都是坟地,张莹害怕是正常的,这不,我都做了噩梦了。? 我回道:“别怕,我这就起来去你那。”说完,挂断电话,起来穿衣服,? 穿衣服的时候,我才发现自己身上湿漉漉的,看来这不是个好兆头,这才进工地一天,就做了两个噩梦。? 穿好衣服,打开门,打开手机上的灯光,走到张莹的屋子前,敲了敲门。? 几乎刚放下敲门的手指,门就打开了。? 印入眼帘的是张莹那张有点惨白的脸,心里不由的一阵怜爱。伸手抓住张莹的手,温柔说道:“别怕,我这不是来了么,走,先进屋说。”? 进到屋子里,抬头看了看屋顶吊着的黄色灯泡,我心里一阵埋怨,又不是说资金不足,你说弄个大瓦的灯泡不行?这昏黄的灯光,顶多只有十来瓦。? 我和张莹坐在床上,看到张莹还是拘束不安,忙将张莹揽在怀里。我看到张莹的脸腮变红了,突然心里有个恶趣味,将头低下,在张莹的耳边轻轻的呼出一口热气。? 张莹的头低的更厉害了,往我怀里钻的更紧了,我心里一乐,这不是羊入虎口么。? 可一想到这里是坟地,而且这种铁皮屋子隔声不好,就没任和想法了,还是老老实实的睡觉吧。? 这么想着,我就抱着张莹,合着衣服躺在床上,闭上眼睛……? 叽叽喳喳的鸟叫声从窗外响起,我睁开眼睛,天亮了,这是我在工地的第二天。? 我低头,看到张莹紧闭着眼睛,但是眼睛上的睫毛动了一下,我嘿嘿一笑,在张莹的脸庞上轻轻的亲了一下。? 张莹脸腮红了,我哈哈一笑,轻轻拍了一下张莹:“起床了,我们,嗯,我们去吃早点。”? 听到我故意在我们俩字停顿一下,她的脸更红了,可爱极了,不自觉的摸了一下,滚烫滚烫的,呵呵,这妮子。? 我们收拾好,打开门,就看到小赵那猥琐的笑容,笑容的意味是个人都明白,对着我举着大拇指。? 我脸一黑,没好气的对他说道:“行了你,赶紧带我们吃饭去。”? 小赵嘿嘿一笑,也不多说什么,在前面领路,带着我们去吃工地上做好的早餐。? 忙碌的一天开始了,工程毕竟是刚刚打好地基,还有很多的事情要做。我忙完自己的事情,就帮着张莹整理收集资料。? 等彻底忙完,天已经暗了下来,和张莹吃过饭,想着趁着天还没黑,去村子里的小卖铺买盒烟,顺便和张莹在村子里转转。? 工地就在山村旁边不到一公里的地方,所以没走多远,就走到了村口。? 走到村口的时候,发现村口的大石头上,坐着一位老太太。? 老太太穿着一身民国时期的粗布长裙,手中握着一根拐杖,看其年纪,应该有七八十岁了。? 我也没多想其他的,和张莹从老太太的身边走过。? 刚走没几步,就听见老太太喊住了我。? “小伙子,你最近小心点,在村子里没事的话就赶紧离开这里。”嘶哑的声音听着让我觉得很不舒服。? 我眉头一皱,转过头。? 老太太用那浑浊的眼睛看着我,见我回头,继续用嘶哑的声音说着:“小伙子,在这里没事的话赶紧走吧,离开这里。”? 老太太说的话让我觉得莫名其妙,我确信我是第一次来这里,我又没做什么坏事,这里又没人和我结仇,怎么突然就碰见一个老太太让我走?? 我满是疑惑的问道:“老太太,为什么让我离开这里?”我对于老人还是很尊敬的,尤其这位老太太都七八十了,更需要我们小辈的尊敬。? 老太太见我问她,就低下头,手里拄着的拐杖轻轻的敲了敲地:“小伙子,前不久死的那个女子,心里有很大的怨恨不甘,要找人一起下去陪她。我们村子里都是结过婚的,没结过婚的都去外地打工了,小伙子,赶紧走吧。”? 我离开这里?这是不可能的,这可是我被提拔为总代的第一个工程,我怎么能走呢?就因为一个死人,就离开?天方夜谭。? 不过,毕竟是一位老人,我也不不好和她辩驳。微微一笑:“知道了,老太太,做完这个工程我自然就离开了,老人家,您慢慢的坐着,我走了。”? 老太太看我不信,叹息一声,也不在说话了。? 我带着张莹离开,回想着老太太对我说的话,虽然不相信,可心里终究是有点不舒服,如果老太太里面中说死去的女子找未婚男士下去陪她的话是真的,左想右想,好像村里就我自己是未婚男士,别看小赵比我还小,可人家已经结了婚了。? 摇摇头,将这些让人慎得慌的话抛到脑后。但是,我心里还是留下了一丝的阴影。? 走进村子里唯一的一家小卖铺,里面的东西少的可怜,和市里的小超市甚至是小卖铺都没法比。我选了半天,只好随便拿了几瓶饮料和一盒烟,就准备和张莹回到工地里。? 就在走出小卖铺,不知怎么的,就好像一股未知的力量督促着我一样,我回过头,问向老板:“老板,不好意思,请问穿着婚纱死的那个女子,叫什么名字?”? 老板诧异的看着我,想不明白我怎么会突然问这种问题,不过还是回答了我。? 王思琪,就是死去女子的名字。我嘴里念了这个名字,从名字字面上的意思来看,就能大致猜出这个女子,是个温柔恬静的女孩。可惜了,我暗叹一声。? 回到工地,天已经暗了下来,招呼来小赵一起吃了晚饭,照例喝了点酒,因为明天还有事要突然,他端坐在炕中央,双腿盘膝,学着他爸爸的样子和大家说话。做,所以没喝多少,就将小赵撵了出去,在小赵嘿嘿猥琐的笑声中,将门关的死死的。? 一夜无话,睁开眼睛,这是我来到工地的第三天。? 照旧和昨天一样,开始忙碌起来。? 快中午的时候,我坐在自己屋子里,开着电脑,查看工地的一些资料。? 忽然,听到窗外工地有人大喊:“塌方了,塌方了,有人被埋在里面了!”? 我一听,心里一紧。塌方,还埋进人了?顾不上手上的工作,连忙打开门,跑着直奔工地去。? 刚到工地,就见到好几个工人拿着一些工具在挖沙土。我一眼看到小赵在塌方的边上着急的上蹦下跳。? 我连忙走到小赵身边,劈头盖脸的就是一顿骂:“小赵,你是怎么搞的?你这个技术员是怎么当的?我现在不听你解释,最重要的就是将人挖出来,你赶紧打电话叫救护车,等事情处理完了,我饶不了你。”? 刚骂完,就看到工人挖的沙土中,露出了一只手。我心里一喜,还好还好,估计马上就可以救出人来了。这种塌方埋进人的情况下,越早将人救出来,人就能没多大事。? 我也连忙上前帮忙,抓住被挖出来的一只手,和身边的工人一起进行救援。? 心里正欢喜人就能马上救出来的时候,忽然觉得抓住的那只手,好像突然变得冰冷异常,这股冰冷是那么的熟悉。? 我低头看了一眼,工人的粗糙大手不见了,我抓住的,是一只惨白细腻女子的手。而且,手指的指甲上,一片血红。? 我慌了,正想松开手,却发现那只手,反过来将我的手抓的死死的。我怎么抽也抽不出来,我恐惧万分,惊慌失措,死命的大力摇动着。? 越摇动,那只惨白的细腻女子手抓的越紧,那血红一片的指甲甚至嵌进我的肉里。? 我满头大汗,只觉得抓住我的那只手,变得越来越冰冷刺骨,那股冰冷,甚至一点点往上移动,这股冰冷,移动到哪里,我哪里就一点知觉都没有了。这股冰冷已经移动到了我的肩膀上,我莫名的感觉到,绝对不能让冰冷移动到我的心脏,不然说不定会出现可怕的后果。? 恐惧了,心脏剧烈的跳动,整个人好像快要沉浸深水当中,眼前一片漆黑、黑暗。就在我感到自己快死了,那股死亡的气息逼的我越来越近。? 就在我绝望的时候,耳边传来张莹的天籁之音:“华哥,你这是怎么了?怎么满头大汗的,是不是哪里不舒服了?”? 睁开眼睛,发现张莹和小赵都在关切的看着我。? 没事了?我看看四周,工人已经散去了,我身边就剩下张莹和小赵两个人。? “对了,人救出来了么?送到医院了么?”话一出口,就吓了一跳,自己的声音变得很嘶哑,虚弱。? “华哥,人已经送到救护车了,然后就看到你一个人在这坐着,发现你闭着眼睛,满头大汗,以为你出什么事了,你怎么了?”小赵回答我。? 我沉默着,这怎么说?难道说我大白天的遇到了诡异的事?? 张莹见我不说话,担心的抓住我的手。? 心里一惊,刚才的诡异令我感觉十分真实,低头看着抓住我的手,同样的白,同样的指甲一片红色。? 下意识的,慌忙猛地将手甩开。甩开后才发现这只手不是那只恐怖的手,是张莹的手。? 抬头看到张莹那错愕的神情,心里一紧,忙将张莹的手抓住,赶忙解释:“莹莹,刚才我是着魔了,别在意。”? 定了定神,在小赵张莹的搀扶下站起身。然后问救人的情况。? 结果比较喜人,因为发现的比较早,人虽然昏迷着,但是据医生说没有生命危险。听到这句话,我心里放心了,做工程的,最怕的就是出事,而出事,最怕的就是出现人命。? 我狠狠的瞪了一眼小赵:“看看你做的好事,回去,到屋子里好好的和我说怎么回事。”? 哭丧着脸的小赵跟在我的身后,我暗叹一声,工程才刚刚开始,就发生了这种事。不止小赵倒霉,我也会倒霉。这肯定是需要追究责任的,唉,我才刚刚当上总代,就出了这事。? 猛地想起昨天那老太太对我说的话,难道这之间有什么关联?摇摇头,将这可笑的想法扔掉。? 回到屋子,小赵开始告诉我塌方的事情。? 本来工程没什么事,都是按部就班的工作,都严格的按照施工安全措施施工,据在场的工人说,那个人本来是站在地基上面,突然告诉身边的人,说看到地基的坑里有一个女子,那女子穿着一身白色的裙纱,蹲在坑角。? 工人都是农村来的,十分善良老实。这人就连忙跳下去,想劝女子有什么事先上来再说。等那人跳下去,就出现了塌方现象。但是小赵问了在场的工人,除了那个人之外,其他人都没有看到地基里有什么穿着白色裙纱的女子。? 我眉头一皱,这就有点诡异了。也许这人和我一样,都是着魔了。至于这人遇鬼,我是不信的,哪有鬼大白天的出现?要知道,从小耳熏目染,包括看了那么多的电视电影,鬼绝对不可能在大白天出现的。当然,有没有鬼还在两可之间。反正我是不相信有什么鬼的,不然世界岂不是乱套了?? 对着小赵,我没好气道:“行了,别说这么多了,我先将事情上报,然后等着公司去处理吧。至于你们乙方,以后更要严格按照安全措施施工,绝对不能再出事了,不然,你我都得吃不了兜着走。”? 然后摆了摆手,懒得理小赵的唯唯诺诺,随后拿出手机,给公司,甲方和乙方的人打了电话。三方表示马上就会派出人前来工地,就此事来看看怎么解决。? 打完电话,我让小赵去村子里买一些熟食,在买几只村民养的鸡鸭鹅蛋和蔬菜等,让工地做饭的师傅做一桌菜。? 等三方的人来到,已经到了下午五六点了,大家一面吃饭,一面就此事进行解决方案。吃过饭,方案已经出来了。不管怎么样,先派人二十四小时在医院看护着,钱什么的不用担心,乙方全包。由乙方的人通知家属,来回路费报销,至于其他的,等家属来了在协商赔偿问题。? 然后,就是工地以后严格按照安全措施,工人上工的时候,不要私自做一些安全措施以外的事。至于说那人看到的什么女子,众人都是不信的,最多的可能,就是那一瞬间着魔了。? 处理完之后,众人坐上车都赶了回去,带上出事人的老乡,先去医院去看望出事人。? 等他们走后,我和小赵讨论明天开始后的安全措施,施工安全制度。? 讨论完之后,天已经漆黑一片,看着时间不早了,将小赵撵走,在张莹低下通红的脸后,抱住张莹,轻轻的吻了下,然后躺在床上准备睡觉。? 听着窗外叽叽喳喳的鸟鸣声,这是我来到工地的第四天了。因为昨天的出事,今天我准备一天的时间都在工地看着。? 起床,洗漱好,看张莹了一下,发现她已经醒来了,不知为何,发觉张莹脸上满是幸福的神情,两只眼睛温柔的看着我。? 我微微一笑,走到床边,弯下身子,轻吻了张莹的脸庞。? “小懒猫,还不起床?”? 张莹突然伸手将我的脖子抱住,将我的脸庞贴在她的脸庞上。? “华哥,我昨晚上做了一个梦。梦到我穿着白色的婚纱,你穿着西装,打着领带。我们结婚了,拍了一张大大的结婚照,结婚照上有着你和我的名字。”? 幸福,是的,我现在突然感到幸福。幸运自己能碰到张莹这样温柔的女孩,幸运自己能够得到张莹的爱情。? 我吻了张莹白嫩的脸庞,温柔说道:“傻瓜,未来不久我们就会有结婚照了,你今天没多少事,在床上再躺一会吧,我先去工地了。”? 张莹听话的嗯了一声,我笑了笑。? 就在我开门的时候,张莹忽的叫住了我。“华哥,要是我死了,你会不会陪我?”? 我不禁噗哧一笑:“你这个小傻瓜,你去哪,我就去哪。”? 工地上,我带着安全帽,在小赵的陪同下,沿着工地开始进行检查和防护。? 时间来到了中午,和工人一起下班,我和小赵来到张莹的屋子。? 推开门,我却发现张莹不在屋子里。去哪里了?我拿出手机,给张莹打电话,铃声在屋子里响起,看来她出去没带上手机。? 她能去哪里了呢?这里她也不熟悉,她平常不是在工地,就是在屋子里整理资料。? 小赵则毫不在意,对我说,也许是去厕所了,或者去村子里买什么东西了,我们先去吃饭,给张莹带一份过来就是了。? 我也没多想,就和小赵吃饭去了。吃过饭,我带着一份饭菜走进屋子,却发现屋子里照样没有人。这下我就有点急了,连忙喊上小赵,工地她肯定这时候不会去的,估计是在村子里。? 我和小赵紧走慢走,小赵还嘲笑我,一个大活人不可能消失,也许有什么事了,没必要这么着急。? 懒的理他,我和小赵快速走到村里,这个时候,村子里的人都吃过饭,一些人出来做饭后的散步。? 我先到了小卖铺,问了老板,老板说没有看到来买东西。我赶忙拉着小赵,将饭后散步的人一个一个的问起来,结果就是没有一个人看到过。? 这下我是真的急了,小赵也开始担心起来。于是我们挨门挨户,一家一家的去问。? 山村不大,没有一个小时,就将这百十户住户问完了。? 我是真急了,村里没有,工地上我也打电话询问了,也没有发现她的身影。按照她的性格,她不会自己跑到市里的,就算回市里,也会打个电话告诉我。? 小赵这时候也不说话了,我能看得出来,他也着急了。? 我忙让小赵回工地,让工人们帮忙四周转转找找。我这边继续在村子里在问问。? 随着时间的流逝,时间已经到了下午的四点多钟了。还是一点信息都没有,周边包括村子里,甚至厕所我都找过了,还是没有任何的发现。? 我惊慌起来,我有种不好的预感。我找到小赵,告诉小赵,让小赵去村子里找村长,让村长帮忙组织村民进山去找,我也到工地将工人组织起来。现在除了山里,我想不到张莹会去哪里。? 我先到工地,刚将工人全部召集起来。就听到村目前,该茶馆老板已经联络了当地的超自然组织,希望他们能找出这些诡异事件出现的原因。里的大喇叭响起来,村长直接让村民村头集合。? 十几分钟后,就见百十号村民跟着村长来到村口,加上工地几十号人,差不多两百人。? 我握住村长的手,只是一个劲的说谢谢。? 村长一摆手,然后就开始组织大伙,这里毕竟还是当地人熟习环境。在村长的安排下,每隔二三十米一个人,然后进行拉网式的排查。? 至于我,现在完全是没有任何的办法,我唯一能做的,就是任凭自己的身体跟着排查的人,身边有小赵陪着我。?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大伙已经走进了山里,天色已经黑了下来,可是让我心急的是,张莹还是没有信息,在这过程中,我不止一次给公司还有张莹家人打了电话,都没有张莹的消息。? 由于天黑,大伙有的拿着火把,有的拿着手电筒。在心急的同时,我是真心感谢这些淳朴的村民。你不信?那你拨打这个电话试试:-.我胆子小,不敢试,不过有胆大的网友试过,还写了点心得体会,是这么说的:在零时以后,将号码拨过去,结果,那边真的有个柔弱的女人声音,对方传来"喂"在这种情况之下,我就壮大胆子问:请问老张在家吗她回答说去料方打工了我不禁又放大了胆子问道:大嫂您近来身体可好否结果那女的哭了,说道她已经死去多时,太多挂念,如今阴魂不散,我便又再问她,能用什么方法帮她超度否,对方不语,许久,才问我是什么人,突然我无从回答,只好说声是你丈夫的朋友,愿你安好!便匆匆挂上了电话,时候我才发觉,自己心里总是久久不能平静,数天后经过朋友引荐下,我便在网上找来《啊菠萝蜜心经》诵读几次,才能恢复往日平静。? 又过了半个多小时,还是没有音讯。我此时已经万念俱灰,内心的不安越来越强烈,我机械的被小赵拉着向前走。? 就在这时,前方几十米,有人大喊:“快来看,这里树上吊着个人。”? 消息,有消息了。瞬间,双眼无神的我变得激动起来。但我激动的时候,却没有听清这人的喊声中,有着一个吊字。? 我正想跑过去,却因为身体长久的机械走动没有一丝的力气。小赵拍了拍我的肩膀,示意我可以走过去,他先去前面看看。? 我不想答应,我想早点过去,将张莹紧紧的抱在怀里,向她诉说我对她我这一天的思念,可身子实在是没有力气。? 小赵已经赶了过去,我正在快速的小跑,却听见小赵一声惊呼。? 惊呼让我内心又出现了不安,我正想过去看,却被往回走的小赵给拦截了下来,说什么也不让我在往前走。? 小赵的举动,让我十分的暴怒,狠狠一拳打在小赵脸上,可就是如此,小赵也抱住我,死死的抱紧我,不让我往前走。? 内心的不安越来越强烈,我疯狂的对着小赵拳打脚踢,可小赵咬紧牙关,死活抱紧我不让我往前走一步。? 此时,村民们全都聚集过来,和小赵一样的举动,排成一排,堵住我的去路。? 火把燃烧的声音,在这个宁静的环境中响起。我懵了,不知道这些人为什么和小赵一样阻止我前去,我现在百分百确定,发现的那个人就是张莹。? 我气喘吁吁的停下手,坐在地上,嘶哑着声音问小赵:“为什么阻止我?让我去看看,张莹需要我,我要抱住她。”? 可是小赵一句话不说,依旧死死的抱紧我。? 我正要发怒,在这时,村长走了过来,对着我叹息一声。? “小赵,放开吧,这件事终究是要他去面对的,可怜可叹。”? 小赵迟疑的看了一眼村长,我也顾不得什么了,也不知哪来的力气,一把推开他。手忙脚乱的走过去。? 当看到眼前的景象,我呆住了。? 一株大树,离地几米高的地方,有一个穿着白色婚纱的女子,随着山里的风来回摇摆。? 我木讷的眼神往上看,一条刺眼的红绳,顺着女子的脖子,缠绕在这株大树的一根分叉上。? 闭上眼睛,我内心在疯狂的祈祷,祈祷各路神明,希望这女子不是张莹。? 慢慢的睁开眼睛,印入眼帘的,是张莹那让我觉得温馨幸福的脸庞,睁着她那一双美丽的眼睛,就这样的看着我。嘴角微微扬起,那是曾经让我整个世界充满巨大爱意的微笑。? 我一下子瘫倒在地上,眼神木讷的望着张莹。? 村民此时在村长的招呼下,让人爬到树上,将那条刺眼的红绳子解开,将张莹的尸体放下来,抬到我的面前。? 我轻轻的将张莹的尸体抱在怀里,此时的张莹睁着眼睛,嘴角微扬的样子,就和平时一样。我不敢置信,此时抱在怀里的就是一具尸体。? 我低下头,吻在张莹的唇上,还是那么的温软,泪水涌现出来,止不住的顺着脸庞往下滴落。? 又有村民喊道:“快看,树上有字!”? 一个激灵,对,张莹肯定是留下了什么信息,她是被害的,肯定是被害的。我连忙将张莹的尸体轻轻放到地上,连滚带爬的到树前,将身边的人用力推开。? 2016年6月26日。刘华、王思"小敏,小敏?喂!"婆婆电话里叫。琪同生共死。? 字的颜色是血红色,刺眼的血红让我的眼睛十分的疼痛。内心原来的不安转变为恐惧,好像一股冰冷刺骨蔓延到了我的肩膀,正在朝着我的胸膛前进。? 村民都看到了这行血红的字,纷纷惊呼。? “王思琪?这不是前两个月死的那个丫头的名字么?怎么会?”? “是啊,这不是那个丫头么?”? “怪了,如果这女孩留下遗言,也不该写那丫头的名字啊?”? “难道是琪琪那丫头没结婚就死,不甘心了,来找替身了?”? “还有,你们看,这女孩身上还穿着婚纱啊!”? 最后两句话就像闪电一样,我猛地想起来,前两天在村口碰到的那个老太太,老太太警告我早点离开这里。? 难道是这位老太太害死了张莹?可也不对,老太太都七老八十了,拄着一根拐杖,走路都费劲,更别说杀害张莹了。? 难道?难道老太太说的是真的?死去的王思琪不甘没结婚就死,找一个未婚男士拉着一起去阴间?? 正在我乱想着,手上一紧。我低头一看,一只惨白的手紧紧的抓紧我的手。耳边幽幽传来张莹的声音:“华哥,你不是说我去哪,你就去哪么?那就和我一起去阴间吧。”? 我惊恐的将头一点一点的移动,看到躺在地上的张莹扬起了头,满头的秀发干枯异常,遮掩住整个脸庞,只露出我做恶梦的那双只有眼白的眼睛。? 张莹的死,噩梦,老太太的警告,未婚男士,等等。无数字眼在我眼前流转,我大叫一声,就此失去了知觉。? 慢慢的睁开眼,印入眼帘的是一片雪白的墙壁,空气中有着浓烈刺鼻的药味。? 我这是在哪里?对了,张莹!? 我猛地起身,想要起来,却被一双手给压了下去。? “华哥,你才醒过来,还是先躺着休息吧。”? 我一看,是小赵。只不过,此时小赵显得比较憔悴,听到他关心的华语。我摇了摇头,脑中已经回想起发生的事,内心一阵的痛苦。? “小赵,我不能躺,我要去看莹莹。”? “华哥,她已经死了,死了。你接受现实吧。”? 死了?我瘫软在床上,呵呵,死了。那个曾经让我幸福的女孩,死了。? 泪水划过脸庞,滴落在雪白的被子上。? 巨大的痛苦塞满了我的心扉,再也止不住,双手捂住脸痛哭起来。? 也不知过了多久,我渐渐停下痛哭,将内心的痛苦压下去。? 平静的问小赵:“莹莹现在在哪里?我想见见莹莹,我想知道我昏过去的事情。”? 小赵叹息一声,将事情告诉了我。? 我昏过去后,村民们都着急了起来,村长连忙指挥大伙,将我和张莹的尸首抬回去。然后连夜报警,也通知了公司和张莹的家属。? 警察、公司的人和张莹的家属连夜赶到。张莹的妈妈在看到张莹的尸首,瞬间昏过去。警察连夜赶去现场进行勘察,以便于第一时间确认死者的死因。而我和张莹的妈妈,则被送上了救护车,送去了医院,我已经在医院昏迷了一天了。? 在白天,警察已经勘察完了现场,没有打斗的痕迹,张莹的身体上也没有出现被侵犯的迹象,所以,张莹是自杀。只是警察怎么也想不明白,上吊的地方离地面至少好几米,想不明白一个弱女子是怎么上到树上上吊的,而且树上也没有攀爬的痕迹。? 讲完后,小赵将一封信交给了我,在我疑惑的眼神中,说道:“华哥,这是昨天白天,村里的一位老太太,在知道张莹死了后,让我交给你的。”? 老太太?是警告我离开的老太太么?? 我接过信,打开,里面的信是用繁体字写的。对于繁体字,我还是能够辨认的,毕竟现在的字都是从繁体字简化过来的。? “小伙子,我警告过你,让你早早的离开村子。我活了快八十年了,什么事都经历过一些。在琪琪死前要求穿婚纱的时候,我就阻止过,可是琪琪的家人并没有听。? 琪琪是个温柔恬静的好女孩,可是刚刚订婚,就得病死了。所以她很不甘心,不甘心自己花季年龄还没有结婚就死了。想在死的时候,穿着婚纱下葬。? 下葬后,我就知道会出事的。琪琪那不甘的怨气摆脱了阴间的轮回,只有找到一个未婚男士去陪她,她才会怨气消除。至于死的那个女孩,我想是被琪琪附身去上吊的。因为琪琪想要人去陪她,必须借助情侣之间,才能代替女孩,然后在女孩的头七,找到你,和你一起去阴间。? 村子里的那些未婚的都去外面打工了,整个村就你们一对情侣。小伙子,这件事躲不开的,要是你当初听我的早早的离开,这件事就不会发生了。唉,时也命也。”? 看完这封信,我才明白过来。可笑,可笑的我当初竟然没有听老太太的话,是我,是我害了莹莹,是我对不起她。? 我狠狠的扇了自己一巴掌,都是我的错,如果不是我没有放在心上,张莹就不会死。如果我当初离开,说不定现在这个时候我正抱着莹莹一起说着悄悄话,都是我害了她啊!? 过了一会儿,我平静下来,问小赵莹莹的尸首在哪里。? 小赵说昨天张莹的父母就为莹莹举办了丧事,她的尸首在家里。? 我再也坐不住了,让小赵帮我穿好衣服,他陪着我一起驱车赶往张莹的家里。? 到了张莹的家,张莹的父母知道我是张莹的对象,也不为难我。就让我进去看张莹最后一面,今天就要送去火葬场了。? 张莹的妈妈看着我,那伤心的眼神深深的刺激着我。? 我强忍住巨大的悲伤,缓步上前。看着张莹平静的面容,好像在熟睡一样。我温柔的抚摸着张莹的脸庞,轻轻说道:“莹莹,你不是说还要和我去拍婚纱照了么?你不是说要嫁给我么?我来了,我在等着你呢。”? 张莹的妈妈再也忍不住伤心,呜咽的哭了起来。张莹的爸爸长叹一声,眼神复杂的看着我。? 泪水一滴一滴的滑落,痛苦,悲伤,悔恨。我期待着熟睡的张莹,能够睁开眼睛,回答我,我嫁给你。? 就在我悲伤痛苦的时候,发现棺材里的张莹已经睁开了眼睛,张开嘴发出诡异冰冷的声音:“华哥,我嫁给你,你来陪我吧。”? 我一惊慌,倒退一步。再看去,张莹还是闭着眼睛仿佛熟睡的样子。? 这个时候,张莹的爸爸走到我的身边,劝着我该离开了,火葬场的车已经来了,该是送张莹的尸首去火葬场火化了。? 我呆呆的点了点头,任凭小赵拉住我,将我送到车上。? 五天了,连续五天的时间,每次到半夜,我都会这个时候被噩梦惊醒。噩梦中,漆黑的空间,一只惨白涂着血红指甲的手,一直想要抓住我的肩膀。?看到像生化危机里的僵尸样的爸爸妈妈,我心里渐渐开始有些恐惧。他们努力笑着,脸色却是死人般的铁青。然后爸爸和妈妈把我夹在他们之间。 出了这种事,显然我的精神不适合在工作,公司也不是那种剥削没有人情味的公司,就给我放了长假,让我好好的恢复。? 因为出了一身的冷汗,觉得口渴。就起床,走到厨房,打开煤气罐,准备烧点开水。放上水,我看着手里的手机,不由自主的点开手机里的相册。? 相册里,张莹微笑的样子,让我心里一痛。回想起我们的每一次拥抱,我每一次的亲吻,内心痛苦异常。? 这个时候,屋子的灯泡滋滋的作响,时明时暗,忽然灭了。? 我眉头一皱。难道瓦丝烧了?我打开手机的灯光,正要准备去电闸那看看。忽然,手机灯光照射的地方,让我毛骨悚然。? 眼前出现了一个穿着白色婚纱的身影,满头的头发垂下来遮掩住脸庞。? 内心剧烈的跳动,身上起了一层鸡皮疙瘩,头上冒出了冷汗。? 我回想起了老太太交给我的那封信,信上说莹莹的头七的时候,附身的王思琪就会来找我,今天正好是莹莹死去的第七天? 我恐惧的张开大嘴,却发不出一丝的声响。? 那白色婚纱的身影,慢慢抬起头,透过干枯的长发,露出那一双只有眼白的眼睛,直勾勾的盯着我。伸出惨白的手,血红的指甲对准我。"我想他是想来看看老式英格兰圣诞节的。"萨拉含糊地说。? 我想要后退,想要大声呼救,可是却控制不住已经恐惧的身体。? 猛地,白色婚纱的身影来到我的眼前,惨白的手抓住我的肩膀。冰冷,刺骨的气息,顺着肩膀,漫延到了我的心脏。? “啊——”? 第二天白天,邻居报警,说我的房间煤气味很大。警察破开门,满屋子的煤气。警察带上防毒面具,将煤气罐关掉,打开全部的窗户。? 等煤气消散个关于大头怪婴的传说!,众人进屋。却发现,在卧室的床上。我闭上眼睛,嘴角微笑,穿着一身西装,打着领带,胸口别着新郎的标记。而我的身边,则是放着一件白色的婚纱,婚纱的胸口部位则别着新娘的标记,婚纱上放着手机,手机的相册打开,显示的是一张女子的相片。? 床头的墙壁上,出现了一行血淋淋的字。? 2016年6月26日。刘华、王思琪同生共死。? 今天,是2016年6月26日。? 我也是未婚,我看到你了,所以,我来找你了……


苏州房源网 https://sz.c21.com.cn/
相关报道
乡村鬼事之穿婚纱的女鬼
羊的醒悟
鬼话闲聊之近水含烟魔气
复仇女鬼
小熊家的烟囱
小气父亲的“天价木头”
厉鬼妈妈
石狮子流泪【民间故事】
新裤子
你相信世界上有鬼吗?
 
 
 热门新闻
· 鬼话闲聊之近水含烟魔气
· 山羊与牧羊人
· 看你能往哪里逃
· 人事匆匆,学会清空
· 不至于羞涩
· 薛谭学唱歌
· 小鸟和小蚂蚁
· 猫眼大过馒头等二则
· 两万特种兵山中挖出核工厂
· 寺庙里的诡异见闻
 推荐
· 古代太监伺候嫔妃惊人潜规则:让人咋舌
· 乡村鬼事之穿婚纱的女鬼
· 羊的醒悟
· 小气父亲的“天价木头”
· 石狮子流泪【民间故事】
· 新裤子
· 当爱已成庸脂俗粉
· 真假运气
· 听外婆说她年轻时候的故事(上)
· 卡耐基认错——职场需要自制力
依柏E网